農村集體產權制度大改革,村級集體經濟有待發展壯大

邵海鵬2019-05-30 06:38:10來源:第一財經日報

掃描二維碼分享

??一場具有四梁八柱性質的改革,正在中國有序推進。

??今年5月,中農辦、農業農村部同意12個省份、39個地市、163個縣(市、區)為2019年度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單位(第四批)。全部試點任務到2020年10月底前基本完成。

??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,是針對農村集體資產產權歸屬不清晰、權責不明確、保護不嚴格等問題進行的改革。農業農村部按照先進行試點、再由點及面展開的要求,從2015年開始,先后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了三批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,共確定了3個省、50個地市、279個縣為中央試點單位。

??前三批試點,積累了哪些經驗?遇到哪些難題?農民獲得了哪些權益?通過梳理,可為第四批試點的推開提供借鑒。

??六盤水“三變”改革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

??農村改革試驗區是中央推進農村改革試點試驗的綜合平臺,承擔著為農村全局性改革探索路子、為面上改革提供實踐示范的重要使命。

??5月27日,在農業農村部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,農業農村部政策與改革司副司長趙長保稱,在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方面,相關試驗區探索農村集體資產明晰產權和運營管理的規范路徑,賦予了農民更多的財產權利。

??比如貴州六盤水試驗區探索提出“三變”的思路,通過“三變”(指資源變資產、資金變股金、農民變股東)改革有效激活了農村自然資源、存量資產、人力資本,促進農業產業增效,農民生活增收,農村生態增值;上海閔行試驗區通過集體經濟組織產權制度改革,量化集體資產份額108億元,30萬農民變成了股民,保護了農民集體資產權益,調動了農民發展現代農業、投身鄉村振興的積極性。

??在上述新聞發布會上,貴州省六盤水市副市長王成剛稱,“三變”改革讓沉睡的資源活起來,讓分散的資金聚起來,讓增收的渠道多起來。

??他提到,通過“三變”改革,全市已消除了“空殼村”,村級集體積累最低的5萬,最多的990多萬,接近1000萬元。

??此外,通過整合財政資金入股、量化扶貧資金參與、撬動社會資本進入等方式,出臺金融支持“三變”改革的措施,創新推出信貸產品,把各方面的資金歸集到“三變”產業的平臺,支持農戶通過信貸資金入股發展,獲得保息分紅和收益分紅。

??借此股改,農民在變股東的方式中,王成剛提到兩種,一種是龍頭企業帶動變,培育224家企業參與“三變”改革,有力地帶動農戶整合各類資源入股成為股東,也為發展現代農業注入了強勁的動力;另一種是合作社覆蓋變,引導農戶將土地入股到村集體合作社,由合作社組織大家生產,農民土地入股獲得原始股,通過產業普惠增收。

??晉江經驗:讓群眾真正參與到改革中

??今年4月,農業農村部從前三批中央確定的試點單位中選擇工作扎實、亮點突出、成效明顯、具有引領作用的20個縣(市、區)作為第一批全國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經驗交流典型單位,供各地學習借鑒。

??福建晉江就是這20個典型單位之一。晉江從2008年就著手開展以集體資產股份改制為主的改革探索。2017年6月,被確定為國家級試點后,努力解決產權歸屬不清、成員界定不明、收益分配不順等問題。

??晉江市農業局副局長許建林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改革是一項由社會內在動力不斷推動發展的過程,涉及各方利益調整。因此,在改革中先行試點、先易后難、分類實施,不搞“一刀切”,“一村一策”分類開展改革,改革方案和方法不強求一律,以解決實際問題為最高準則。

??他舉例稱,全市395個村(社區)村情社情、集體資產構成、村民訴求等不相同,對有經營性資產的村社開展股份合作制改革,既可以成立以行政村(社區)為單位的股份經濟聯合社,也可以成立以自然村、村民小組為單位的股份合作社,也可以土地入股的形式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;對暫時沒有經營性資產的村(社區),著重做好成員身份確認,為下一步深化改革做好準備。

??清產核資,就是摸清各村(社區)家底,做到賬賬、賬實、賬據相符,也是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最初階段。晉江市全市清查各類資產62.68億元,探索了資源性、經營性、非經營性等三大類資產的有效實現形式,對有爭議的資產暫時統一打包擱置,待明晰后再處置。

??在推進改革的過程中,許建林稱,改革不是簡單的蓋個章、發本證,必須讓群眾真正參與到改革中,賦權于民,充分保障其民主權利,激發其內生動力。

??一方面充分保障群眾知情權,比如為確保更多群眾聽得懂政策,更加支持參與改革,精心制作閩南方言版動漫、成員界定“一張圖”等,以更生動、更接地氣的方式,向群眾宣傳。另一方面充分保障群眾參與權。充分聽取各方面代表意見,將群眾對改革存在的疑慮、擔心、問題和矛盾等,逐一解釋,提前化解。在改革重大事項上做到公開透明、家喻戶曉,避免多數人侵犯少數人合法權益。

??此外,還積極探索完善群眾對集體資產股份權能的實現,保障股權占有權、收益權、繼承權。探索村級黨組織領導下的“村經分離”制度,建立完善管理監督的“四會”制度,即成員大會、成員代表會議、理事會、監事會,明確股東大會是集體經濟組織最高權力機構。

??村級集體經濟水平有待提高

??從以上試點看,農村集體資產股份權能改革給集體和農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,形成了既體現集體優越性,又調動個人積極性的農村集體經濟運行新機制,試點工作成效明顯。

??尤其是通過發展農民股份合作,創新了集體經營方式,集體經濟發展成果按股分紅,實現了“分股合心、聯股聯心”,群眾更加關心集體,集體和農民的利益聯結更加緊密,從制度上最大限度地維護了成員的財產權利,有效地增加了農民的財產性收入。

??在推進改革試點工作中,雖然取得了一定成效,但在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、健全村集體“三資”監管等方面還存在不少問題和困難。

??以晉江為例,許建林提到兩點,一是村級集體經濟水平有待提高,二是健全完善農村集體“三資”監管平臺。

??近年來,各級出臺了多份扶持發展村級集體經濟政策,從實際操作來看,推進項目實施,還存在諸多困難,特別是項目用地手續精簡,缺乏法律法規支撐依據,而用地和規劃手續報批需按照既定的法律法規規定執行。“許多村級策劃生成的集體項目,因用地規劃等問題,需經省級國土、住建部門審定,項目無法快速審批落地,加上手續辦理需要大量費用,導致村級發展集體創收項目意愿不強。” 許建林對記者表示。

??從廣東、浙江等先進地區來看,都有針對村級集體經濟發展出臺了專項政策,對農村土地資源的利用和整合提出了有關措施。晉江市建議國家、省出臺專門扶持政策,減輕村級在用地、用林等報批方面的規費,簡化相關手續,減輕基層負擔。

??在針對“三資”監管方面,晉江市建議國家、省上啟動建設覆蓋縣、鎮、村三級互聯互通的農村集體“三資”管理服務平臺。平臺建立后,縣級管理部門可以實時監控各鎮、村集體經濟組織的財務狀態、資產變動、合同簽訂和履行等情況,針對集體資產異常變動、大額資金使用、經濟合同簽訂履行和終止等經濟活動情況,可以自動作出風險提示或預警,切實起到防范重大違法、違法問題。

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產業鏈
專 題
返回頂部
掃描二維碼分享
返回頂部
明日之后食谱117份
赚钱的速度要赶上花钱的速度 双人麻将小游戏4399 每日优鲜微信群赚钱 黑龙江十一选五 重庆时时彩 微信小程序福州麻将外挂 全民红包雨赚钱软件是真的吗 爱购彩网址 今天必发足球指数 足彩即时赔率 三国麻将挂 大V彩苹果 微信支付赚钱的打码软件下载 南粤36选7 手机 跑步赚钱的app 快乐12